《一句顶万句》-刘震云

杂书茅房:

摘抄:




  • ‌论起事来,同样一件事,我只能看一里,他能看十里,我只能看一个月,他一下能看十年。


  • 听明白了,还是想占人便宜,遇事自个儿拿不定主意,想借人一双眼。


  • 也许他肚子里有东西,但像茶壶里煮饺子一样,倒不出来。


  • 一个人说正经话,说得不对可以劝他;一个人在胡言乱语,何劝之有?


  • 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”徒儿们以为远道来了朋友,孔子高兴,而老汪说高兴个啥呀,恰恰是圣人伤了心,如果身边有朋友,心里的话都说完了,远道来个人,不是添堵吗?恰恰是身边没朋友,才把这个远道来的人当朋友呢;这个远道来的人,是不是朋友,还两说着呢;只不过借着这话儿,拐着弯骂人罢了。


  • 好把的是病,猜不透的是人心。


  • 患难之交可以做朋友,咋能做师徒呢?


  • 人心毒不是说它狠,是说大家遇事都不往好处想,盼着事坏。


  • 这就是一场戏,没必要把它从戏台子上搬到日子里。


  • 啥叫傻笑?就是笑得不明不白。


  • 原来一件事,中间拐着好几道弯儿呢。


  • 世上的事情,原来件件藏着委屈。


  • 这些年杨百顺经历过许多事,知道每个事中皆有原委,每个原委之中,又拐着好几道弯。


  • 世上不怕别的,就怕相同的东西绞在一起;麻烦麻烦,就是相同的麻搅在了一起


  • 有活儿干就不能叫累,没活儿干等活儿的时候,才叫累呢。


  • 啥叫废话?说些已经过去的没用的事;啥叫有用的话?张罗些前面的有用的事。


  • 人要一赌上气,就忘记了事情的初衷;只想能气着别人,忘记也耽误了自己。


  • 世上最难吃的是屎,世上最难寻的是人。


  • 不苟言笑的人,一般背地里都有些好色。


  • 整个棋局虽风云密布,但天苍苍,地茫茫,黑白之间,楔榫连接,出现了天作之合。这种天作之合,许多人手谈了一辈子,也无遇到过;或许快接近了,又擦肩而过。手谈并不为个输赢,为输赢者皆是俗物,而为手拉手共同去一个过去没去过的地方。


  • 遇到小事,可以指望别人;遇到大事,千万不能把自个儿的命运,拴到别人身上。


  • 啥叫悲呀?非心所愿谓之悲呀。


  • 咱自个儿啥都没有,就不能怪别人有苛求了;咱自个儿说不起话,就不能怪别人有言在先了。


  • 知道自个儿是谁,才能明白往哪儿去呀。


  • 吴摩西一身狗血,站在那里。除了觉得浑身马上要散架,突然觉得这个亲着喊他“亲人”的人,他与她不亲。


  • 吴香香说东,她非说西;吴香香让她撵狗,她非撵鸡。


  • 第一句是: “话是这么说,但不能这么干。” 第二句是: “事儿能这么干,但不能这么说。” 第三句是: “要让我说,这事儿从根上起就错了。”


  • 街上的事,一件事就是一件事;家里的事,一件事扯着八件事。你只给我说了一件事,我如何去断八件事呢?


  • 反正与她说不明白道理,这时再计较道理,反倒是不懂道理了。


  • 可见能否成为朋友,不在相处的长短。


  • 惹不惹人烦,不在话多少。


  • 人是掰扯不得的,掰扯了别人,就是掰扯了自己。


  • 趋生不如就熟。


  • 世上别的东西都能挑,就是日子没法挑。


  • 过日子是过以后,不是过从前。




笔记:
无数相似的小人物组成的人间百态,文字老练,读之一气呵成。不同的小人物过得是不同的日子,要的是一个说的着的人,没有也能过,但日子就过得没了滋味。
非常细腻的人物心态描写,桩桩件件,作者给你码放得整整齐齐。起先我想什么是一句顶万句,读着读着有些明白,一句话,原来里面拐着好几道弯呢,一句话,不只是一句话,是七八件旧事,好几种心事。
每个人的生活细想起来都乱得像一锅粥,或喜或悲疲于奔命,说的是家长里短,看的是人间孤独。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湖思文子杂书茅房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湖思文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