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过门》-priest

杂书茅房:


摘抄:




  •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神奇,有人白首如新,有人倾盖如故,有人多年久别重逢,自带方圆十公里的思念,有人则一旦不能每天黏在一起,感情很快就淡了。


  • 人与人之间,好似浮萍与转蓬,缘聚缘散、缘起缘灭,都是无常事,父母兄弟也好,爱侣故旧也罢,说起所谓“天长地久”,其实不过是麻痹大意的子虚乌有。来时日,聚时日,多一天就是赚一天,随时能戛然而止……只是凡人大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他们总觉得自己是“失去”了什么。


  • “借问灵山多少路?有十万八千有余零。"——思凡


  • 她要是知道你这么挥霍她已经没有的时间,抽不死你。


  • 那些小说为了通俗易懂,信息量都很小,可以一目十行的看,徐西临看的时候也很漫不经心,扫两眼觉得不好看,立刻就扔下再换一本,这其实是一种非常伤害注意力的习惯。


  • 熊孩子或许愿意以“混账”为荣,但没有一个少年人愿意接受自己“软弱”。渐渐的,那些无法忍耐的时光都成了锉刀,刮骨疗毒似的狠狠地锉去他身上的浮躁。


  • 他发现人很多痛苦,都来自于过多的怀念。如果对“过去”没有执念,懂得“过去就是过去了”的道理,就不太会畏惧生活会变得面目全非。


  • 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候是傍晚夕阳下沉,一周中最美好的一天是星期五——都是休息时间将至未至时,让人充满了期待。


  • 他既不肯承认自己无能,又缺少不无能的勇气和耐性。只好不细想、不面对,暂时压下。但是一时压下了,矛盾依然在,“愁”也和贫穷爱情咳嗽一样,就算刻意搁置,它也会以别的方式露出来。


  • 这个守财奴终于发现自己的金库大门居然没有上锁。


  • 不想装孙子就不要装,但是既然装了,就要装到底,别刚开始怂了,后来又让人看出你是忍气吞声、满肚子怨气。


  • 初出茅庐的少年郎书剑飘零,二十四桥夜读,点残茶研磨,行山水路,挑不平事,有一腔赤城足矣,不必向谁低头,也不必因为谁折腰。


  • 据说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“视觉记忆”,因此有时候被人当面骂了,当时虽然情绪起伏剧烈,但是时过境迁,过去也就过去了,可是钻进眼里的文字不一样,人看完不会有什么大起大伏的感觉,它却总能盘踞在记忆里很久,如鲠在喉。


  • 每天朝九晚五,就爱看别人生死历险,每天平凡无声,就爱看别人光芒万丈,每天中规中矩,就爱看别人离经叛道。


  • 天地间羁旅客,离别三十余年,到头来,终有一聚。

    人间离别,原来并未比生与死的距离近多少。


  • 他曾经以为,只要自己向前走,不断地向前走,不断地强大,总有一天,能挽回失去的东西,后来才明白,世界也在向前走、不断地走,旧的东西不断地变质蒸发、灰飞烟灭。没有什么会等他。


  • 是不是大多数的痛苦,都可以用“不想做什么,不敢不做什么”来归纳呢?
    自反而不缩,虽褐宽博,吾不惴焉;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
    人身上好像有种奇异的精气神,精气神在的时候,有三六九等、美丑胖瘦,不在了,就是万般色相皆虚妄了——五官周正不周正,身材颀长不颀长,都包在差不多的皮囊里,透出一股沉沉的暮气,没什么分别。




笔记:
P大的书总是会起一个让人意犹未尽名字。故事很简单,就是俩基佬排除万难谈恋爱。可其中描写的大篇幅的成长,又让人觉得如此沉痛。
我们总是不愿长大,总是被周围的人和事推着向前迈步。如果不挣脱这样的自己,未来的路只会越行越艰。一时怯懦而不敢抓紧的手,等有勇气握起的时候却再也难找回了。所幸,故事大都是圆满的,正如我们总是对未知充满善意。 


2017.1.17

评论

热度(19)

  1. eriyuki杂书茅房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湖思文子杂书茅房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湖思文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