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-王小波

杂书茅房:

摘抄:




  • 你好哇,李银河。


  • 我想念你

    我想起夜幕降临的时候 和你踏着星光走去

    想起了灯光照着树叶的时候 踏着婆娑的灯影走去

    想起了欲语又塞的时候 和你在一起

    你是我的战友 因此我想念你

   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 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 你是我的军旗


  • 息金斯:杜特立尔,你是坏蛋还是傻瓜?杜特立尔:两样都有点,老爷。但凡人都是两样有一点。


  • 我总以为,有过雨果的博爱,萧伯纳的智慧,罗曼·罗兰又把什么是美说得那么清楚,人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再是愚昧的了。


  • 什么样的灵魂就要什么样的养料。


  • 我曾经相信只要不虚度光阴,把命运赐给我的全部智力发挥到顶点,做成一件无愧于人类智慧的事情,就对得起自己,并且也是对未来的贡献。


  • 虽然我胸膛里跳着一颗血污的心脏,脑壳里是一腔白色泥浆似的脑髓 (仅此而已),但是我爱我自己这一团凝结的、坚实的思想。这是我生命的支点。


  • 你迎风而去,风来涤荡你的胸怀,仰望着头上的蓝天,好像走在天空的道路上。


  • 有很多的人在从少年踏入成人的时候差了一步,于是生活中美好的一面就和他们永别了,真是可惜。


  • 有无数为人师表的先生们在按照他们自己的模样塑造别人,真是可惜。


  • 爱你就像爱生命。


  • 真正的婚姻全是在天上缔结的。


  • 人无论伟大还是卑贱,对于自己,就是最深微的“自己”却不十分了然。这个“自我”在很多人身上都沉默了。


  • 这些人也就沉默了,日复一日过着和昨日一样的生活。在另外一些人身上,它就沸腾不息,给它的主人带来无穷无尽的苦难。


  • 我希望我的“自我”永远“滋滋”地响,翻腾不休,就像火炭上的一滴糖。


  • 只希望你和我好,互不猜忌,也互不称誉,安如平日,你和我说话像对自己说话一样,我和你说话也像对自己说话一样。


  • 什么都不是爱的对手,除了爱。


  • 手里有本好书在读的日子就像是节日一样。


  • 我们的生活就是我们本身。


  • 我觉得爱情里有无限多的喜悦,它使人在生命的道路上步伐坚定。


  • 人们懒于改造世界必然勤于改造自己,懒于改造生产方式,对了,懒于进行思想劳动必然勤于体力劳动,懒于创造性的思想活动必然勤于死记硬背。


  • 闭起嘴被人当成傻瓜胜于张开嘴消除一切疑虑。


  • 他爱在黑暗中漫游,黝黑的树荫重重的树荫会冷却他的梦影。可是他的心里却燃烧着一种愿望,渴慕光明!渴慕光明!使他痛苦异常。他不知道,在他头上,碧空晴朗,充满了纯洁的银色的星光。


  • 但愿我和你,是一支唱不完的歌。


  • 谁都会有片刻的恍惚,觉得一切都走到了终结,也许再不能走下去了。其实我们的大限还远远没到呢。


  • 生命力,张力,苦闷,促使采取行动的痛苦,这是物质所固有的。人是物质,所以有这种痛苦,对吗?愿我们的生命力永远旺盛,愿这永恒的痛苦常常来到我们心中,永远燃烧我们,刺痛我们。


  • 如果我的爱不能容下整个的你,算个什么爱!


  • 我要用尽所有的生命之能画出一条自身存在的曲线。似乎我没有最终的目的,可是这曲线上的每一点都有我的汗水和思维的痕迹。挖下去,永不停息。也许什么也挖不着。可是一定可以挖到我自己。在挖的过程中,我找到了自身灵魂的轨道。


  • 我们只是两个人,不是两家人,我们是两个在宇宙中游荡的灵魂,我们不愿孤独,走到一起来,别人与我们无关,好吗?


  • 爱也许是人对自己的一种欺骗,是一种奇异的想象力造出来的幻影。


  • 世界上好人不少,不过你是最重要的一个。你要是愿意,我就永远爱你,你要不愿意,我就永远相思。


  • 也许梦是做不了一辈子,那就让它成为真的好了!


  • 有限的一切都不能让人满足,向无限进军中才能让人满足。


  • 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,哥白尼又发现了新宇宙,这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。


  • 在什么事物消失之前,我们先要让它存在啊。


  • 你的生命的活力在吸引我,我不由自主地要到你那里去,因为你那里有生活,有创造,有不竭的火,有不尽的源泉。


  • 我们应该互相鼓励,互相提醒,不要迁就,免得糟蹋了我们最宝贵的东西。


  • 人生是宇宙的逆旅?我们走呵,走呵,不停地走,也不知要到哪儿去,去做什么。


  • 爱情,爱情,灿烂如云


  • 一想到你,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。


  • 既然为名为利,就说不上清高。既然不清高,就不配要面子。


  • 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


  • 眼见得此辈以其昏昏使人昭昭,就觉得前途危险。现已是黄鼠狼生耗子,一窝不如一窝。现在谁都不为国事担忧,过一天算一天罢了。


  • 从历史上看,一个国家的民主体系一定诞生于披荆斩棘之时。要是七八年,中国搞起民主,还有些道道。这几年人心大坏,还能搞民主吗?学生谈论民主就和抽美国烟一样,图个拔份罢了


  • 其实靠本事吃饭,在哪儿都一样。


  • 人在年轻时,觉得到处都是人,别人的事都是你的事,到了中年以后,才觉得世界上除了家人已经一无所有,自己的事都做不过来。以此类推,到了老年,必定觉得很孤独,还会觉得做什么都力不从心。换言之,年轻时是自由人,后来成了家庭的囚犯,最后成为待决的死囚。


  • 此人顶无片瓦,下无寸土,只好叫做手淫自己,意淫全体炎黄子孙。


  • 孟夫子与人辩,最拿手的一招就是:我说一件让我极感动的事,谅你听了也极感动——所谓推己可以及人罢。孰不知是傻逼们自说自话。


  • 内心的虔敬是种未曾得到满足的受虐狂想,谁要有这种毛病不妨请老婆把自己绑上。


  • 倘天下亡于北拳,就如被冷拳打死,完得快当。若亡于南革,就如生杨梅大疮,要慢慢烂死。……


  • 人权非天授,是人授的。


  • 这样的生活并无值得炫耀之处,但是因为我们是这样的活着


  • 不计较环境利益,只看自己能写出什么东西来。如此一看,觉得尚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
  • 艺术只是人的感受与不同的表达方式。故而艺术需要一种伟大的真诚,为中国人所缺少者。


  • 中国人之特点在于对任何事都缺乏一点诚心。遥想希腊人当年做几何证明,并不想从中得到任何利益,只有一种至诚的求知之心。而近世科学的发展,亦来自不求功利只求知道的一帮痴心之呆鸟。于是我想到艺术家亦呆鸟也,此辈对于感觉之纯粹、表现之完美,苦心孤诣,所为何事?简直是发疯。


  • 其实一切证明都无须有,因为每个人都已自以为生而伟大啦。


  • 大汉奸汪北铭有诗云:引刀成一快,不负少年头。


  • 艺术家、科学家与棋手不同,棋手的成败取决于在一局中有无败着,也就是说,他的成就取决于他的最坏状态。艺术家是反棋手,一切取决于他的最好状态。


  • 我们是休眠中的火山、是冬眠的眼镜蛇,或者说,是一颗定时炸弹,等待自己的最好时机。也许这个最好时机还没有到来,所以只好继续等待着。在此之前,万万不可把自己看轻了。但我现在开始怀疑自己还有没有更好的时机。


  • 一部作品是一种改变自我的认真尝试,还是玩一把,这是可以看出来的——这一点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

  • 与其坐而论道,不如率性而行。


  • 艺术不是一种社会伦理,无需人们的共识,只需要欣赏者的如醉如痴


  • 只有工作起来,才知道什么对,什么不对。


  • 品位之类的事,是私人的事,暗地里打个赌,赌人同此心


  • 维特根斯坦死时说:告诉他们,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。此人一辈子不和人说理。所以,他所说的美好,是指离群索居时取得的成就。


  • 真正的作家应该兼备这些素质,在同一篇作品里,体现轻逸、迅捷、确切、易见和繁复,再加上连贯。


  • 求学这件事,持之以恒固然好,但兴之所至就更好。


  • 假如你相信智慧是好的,就应该从善如流,不该反过来问智慧有何用处。


  • 智慧本身就是尺度。


  • 在现代社会里,相信科学就是相信牢靠的一面,相信奇迹则是相信不牢靠的一面。时值今日,全体人类的生存,都靠科学技术来保障。可惜的是,多数人并不了解这些严谨、乏味的知识,是大家的幸福和安全所系;对此缺少一种慎重和敬意。




笔记:


知识和智慧会让一个人发光。本书内容基本上是王小波的信件,其中穿插着李银河的回信。从读信中,发现两人的心在一次又一次的通信中不断靠拢。到底是知识分子,连情书也不忘探讨世界。正是不拘泥于小情小爱而又真情流露的信,读起来颇为大气。两人相知相伴,不能只倚靠甜言蜜语,心灵之门的互相叩响,对人生共同的追求更为重要。本书后面多为王小波写给好友的信件,其中看到他对人出世的态度,感觉其人是真率性。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湖思文子杂书茅房 转载了此文字
© 湖思文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