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书茅房:

 《丰子恺散文选集》-林呐等主编

摘抄

  • 沉郁者,意在笔先,神在言外。写怨夫思妇之怀,写孽子孤臣之感。凡交情之冷淡,身世之飘零,皆可于一草一木发之。而发之又须若隐若现,欲露不露,反复缠绵,终不许一语道破。

  • 读书与寻认字迹一样,不能仅局限于名家大家之作,在那些不显眼的暗壁角落里的无名作家的笔下也会发现“为金碧辉煌的作品中所不能见”的“真率简劲的美”的。

  • 同一班青年或儿童一起探究,为一班青年或儿童讲一点学问,何等有意义,何等欢喜!但是听到命令式的上课铃与下课铃,做到军队式的“点名”,想到商贾式的“薪水”,精神就不快起来,对于“上课”的一事就厌恶起来。

  • 我仿佛看见这世间有一个极大而极复杂的网。大大小小的一切事物,都被牢结在这网中,所以我想把握某一种事物的时候,总要牵动无数的线,带出无数的别的事物来,使得本物不能孤独地明晰地显现在我的眼前,因之永远不能看见世界的本相,大娘舅在大世界里,只将其与“钱”相结的一根线剪断,已能得到满足而归来。所以我想找一把快剪刀,把这个网尽行剪破,然后来认识这世界的真相。

  • 我的孩子们!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,每天不止一次!我想委屈地说出来,使你们自己晓得。可惜到你们懂得我的话的意思的时候,你们将不复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了。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!

  • 我在世间,永没有逢到像你们样出肝胆相示的人。世间的人群结合,永没有像你们那样彻底地真实而纯洁。

  • 十方虚空在汝心中,犹如白云点太清里;况诸世界在虚空耶!

  • 我认为世间人与人的关系,最自然最合理的莫如朋友。君臣、父子、昆弟、夫妇之情,在十分自然合理的时候不在乎是一种广义的友谊。所以朋友之情,实在是一起人情的基础。“朋,同类也。”并育于大地上的人,都是同类的朋友,共为大自然的儿女。

  • 世间的人,忘却了他们的大父母,而只知有小父母,以为父母能生儿女,儿女为父母所生,故儿女可以永续父母的自我,而使之永存。于是无子者叹天道之无知,子不肖者自伤其天命,而狂进杯中之物,其实天道有何薄于齐生并育的儿女!

  • 你不要过于胆怯而只管服从,凡事只要有道理。我们认真是兵或犯人不成?
    凡物过分必有流弊。

  • 以前听人说:中国人人具有三种博士资格:拿筷子博士、吹煤头纸博士、吃瓜子博士。
    那嘴巴真像一具精巧灵敏的机器,不绝地塞进瓜子去,不觉地“格”,“呸”、“格”、“呸”,……全不费力,可以永无罢休。

  • 试看茶楼、酒店、家庭中满地的瓜子壳,便可想见中国人在 “格,呸”、“的,的”的声音中消磨去的时间,每年统计起来为数一定可惊。将来此道发展起来,恐怕是全中国也可消灭在 “格,呸”、“的,的”的声音中呢。

    我本来见瓜子害怕,写到这里,觉得更加害怕了。

  • 我又想起了以前在你这里看见过的日本人描写乌托邦的几幅漫画:在那漫画的世界里,金银和钞票是过多而没有人要的,到处被弃掷在垃圾桶里。清道夫满满装了一车子钞票,推到海边去烧毁。半路里还有人去开了后门,捧出一畚箕金磅来,硬要倒进他的垃圾车中去,却被清道夫拒绝了。马路边的水门汀上站着的乞丐,都提着一大筐子钞票,在那里哀求苦告地分送给行人,行人个个避而远之。

  • 这次工作非为“自利”,因为有多人自己早已没有田禾了;又说不上“利他”,因为踏进去的水被太阳蒸发还不够,无暇去滋润半枯的禾稻的根了。这次显然是人与自然的剧烈的抗争。不抗争而活是羞耻的,不抗争而死是怯懦的;抗争而活是光荣的,抗争而死也是甘心的。

  • “嘡,嘡,嘡,”锣声响处,大家又爬上水车,“洛洛洛洛”地踏起来。无数赤裸裸的肉腿并排着,合着一致的拍子而交互动作,演成一种带模样。
    以前为了我的旅行太痛苦而不快,如今为了我的旅行太舒服而不快。我的船棚下的热度似乎忽然降低了;小桌上的事物似乎忽然太精美了;我的出门的使命似乎忽然太轻松了。

  • 只是在几本旧书里看见过“紫薇”、“红杏”、“芍药”、“牡丹”等美丽的名称,但难得亲近这等名词的所有者。并非完全没有见过,只因见时它们往往使我失望,不相信这便是曾对紫薇郎的紫薇花,曾使尚书出名的红杏,曾傍美人醉卧的芍药,或者象征富贵的牡丹。我觉得它们也只是植物中的几种。因此我似觉诗词中所赞叹的名花是另外一种,不是我现在所看见的这种植物。我也曾偶游富丽的花园,但终于不曾见过十足地配称“万花如绣”的景象。

  • 人生好比乘车:
    有的早上早下,
    有的迟上迟下,
    有的早上迟下,
    有的迟上早下。
    上了车纷争座位,
    下了车各自回家。

    在车厢中留心保管你的车票,
    下车时把车票原物还他。

  • 我在这里看见了世纪末的痼疾的影迹:十九世纪末的颓废主义的精神,得了近代科学与物质文明的助力,在所谓文明人之间长养了一种贪闲好逸的风习。起居饮食器用什物,处处力求便利;名曰增加工作效率,暗中难免汩没了耐劳习哭的美德,而助长了贪闲好逸的恶习。

  • 正当的游玩,是辛苦的慰安,是工作的预备。这决不是放逸,更不是养病。

  • 大树被斩伐,生机并不绝。春来怒抽条,气象何蓬勃!

  • 不妨彩笔绘虚空,妙用皆从如幻起。

  • 忧患而不进步,未必能生;安乐而不骄惰,决不致死。

  • 夜来明月照高楼,楼下的水门汀映成一片湖光。

  • 人弃我取,人取我与。

  • 人世是一大苦海!我在这里不见诸恶,只见众苦!

  • 我以为造形美术中的个性,生气,灵感的表现,工笔不及速写的明显。

  • 千钧之弩不为鼷鼠发机。

  • 野旷知霜寒,林幽见日薄。

  • 原来一切众生,本是同根,凡属血气,皆有共感。

  • 山农野老,竖子村童,字都不识,画都不懂,电影都没有看见过的,却都会哼几句皮黄,都懂得曹操的奸,关公的忠,三娘的贞,窦娥的冤……

  • 我对于我的描画对象是‘热爱’的,是‘亲近’的,是深入‘理解’的,是‘设身处地’地体验的。

  • 山光照槛,云树满窗,尘嚣绝迹,凉生枕簟,倒是真正的避暑。


笔记:

现下非常喜欢贴近生活的文字,比如还在看的汪曾祺的书。二者有相似之处,而丰子恺多了些禅味。从生活而起,记录所见,表达所想。读丰子恺的散文,有更贴近作者的感觉。
丰子恺非常喜欢儿童,儿童时期的那些天真懵懂的直率和无畏的创造力,是非常伟大而成年后就极快的衰减了。从他的几篇写给儿童的文章中不难看出,这是一种略微极端的情绪,带着对成人世界的厌弃与对儿童精神生活的向往。
曾经读过丰子恺的一段话,十分惊艳——
不乱于心,不困于情,不畏将来,不念过往。如此,安好!
深谋若谷,深交若水,深明大义,深悉小节。已然,静舒!
善宽以怀,善感以恩,善博以浪,善精以业。这般,最佳!
勿感于时,勿伤于怀,勿耽美色,勿沉虚妄。从今,进取!
无愧于天,无愧于地,无怍于人,无惧于鬼。这样,人生!
这是令我向往的生活态度,也非常合适作为丰子恺的总结。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湖思文子杂书茅房 转载了此图片
© 湖思文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